您的位置:澳门威利斯人赌场 > 历史 > 做中央领导翻译的趣事:有的不用翻译

做中央领导翻译的趣事:有的不用翻译

发布时间:2020-02-03 02:00编辑:历史浏览(87)

    图片 1

    作为外交部翻译室的翻译国家队成员,施燕华、张维为、高志凯等只要回忆起曾经陪同过的领导人,便眉飞色舞。

    邓小平就像个预言家

    1983年8月的一天,研究生毕业的张维为到外交部翻译室报到,主任过家鼎告诉他,翻译室所服务的对象,主要是党和国家领导人,总书记啊,总理、副总理啊,还有人大委员长、副委员长,过家鼎呷了一口茶,当然,还有邓。最后一句话看似轻描淡写,但张维为感到,这才是过家鼎的压轴词。邓,即邓小平。

    在和张维为同年进入翻译室的高志凯眼中,邓小平就像个预言家。他善于倾听对方的发言,但一旦自己开口,一看就是20 年,一谈就是50 年,一展望就是70 年,一憧憬就是100 年。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,下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,50 年不变,100 年不变。而邓小平的语言风格,留有后手、要对付不要应付也令高志凯印象颇深。

    作为张维为和高志凯的前辈,施燕华做了邓小平10 年的英语翻译。在她的印象中,邓小平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,更是个和蔼的长者。

    大多数时候,会见结束后,一场宴会必不可少。邓小平也喜欢在宴会上与外国领导人私下交流,因而作为他的翻译,施燕华经常顾不上吃饭。

    一次,施燕华陪同邓小平出席国宴,邓小平看到一直坐在身后翻译的施燕华没有吃饭,就把面前的苹果切了一块给她,还递给她盘子里的面包。一次在国内招待外宾,邓小平在宴席中对外宾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以让翻译吃点东西。

    邓小平是四川人,每顿饭离不开辣椒,偶尔也开玩笑似的力劝怕辣的上海姑娘施燕华吃辣:吃些辣子好,不辣不革命哦。玩笑归玩笑,他不忘照顾施燕华的口味。上了甜食后,邓小平会把自己的那份推到施面前让她吃双份,女娃子爱吃甜的。

    1980 年代,邓小平的右耳听力已经很弱,因此与他打交道的官员,或是翻译,都须大声说话。

    1985 年,张维为第一次作为邓小平的翻译,陪同会见来访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。刚一见面,邓小平用右手食指指了一下自己的右耳,这个零件不灵了,又指着自己的左耳,这个稍好一点,所以我见客人都是这样坐的。

    邓小平指的是,国内一般领导人见外宾,客人坐在主人的右手侧,而邓因为左耳听力好于右耳,因此把客人安排在自己的左侧,除了耳朵,其他零件都还正常运转。穆加贝闻言不由哈哈大笑。

    把身体各个器官比作机器零件,据说是红军时期开始使用的话语。作战受了伤,却又大难不死,就互相调侃称丢了哪个零件。张维为说。

    不要翻和听不懂

    1980 年8 月21 日,邓小平会见法拉奇

    在与外国记者的交锋中,邓小平与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针尖对麦芒的会面传播甚广。采访结束后,施燕华跟着法拉奇一起整理录音记录。

    当时,法拉奇对录音中频繁出现的这个这个印象颇深,因为她在英语翻译中没有听到相应的词汇,于是询问施燕华是何意。与英文well或者you see 一样,一种口头语,施燕华解释自己没有翻译的原因。但法拉奇最终还是将这个细节写入文章,在她看来,这可以说明他性格上的特点。

    另外一些时候,领导人则会特意叮嘱随行翻译,什么是不需要翻译的。

    1987 年,李鹏赴埃及考察阿斯旺水坝,张维为是李鹏的随行翻译。在埃及,负责接待李鹏一行的,是当时的埃及水利部副部长。

    开罗老百姓一度电多少钱?李鹏问这位副部长。副部长答不出,于是转而问助手,助手也不知,又去问另一官员。当时李鹏小声感叹,真是官僚啊!紧接着又来了一句这话你不要翻译过去。

    张维为觉得,现在的翻译工作,没有以前那么困难了。比起邓小平那代领导人,现在的领导人讲话规范得多。邓小平和李先念这样的领导人会见外宾,都没有讲话稿,因而在事先准备之外,现场的判断很重要。

    事实上,即使事先有所准备,领导人们各具特色的乡音,还是常让翻译们犯迷糊。

    华国锋的山西口音太重,有时我听不懂;叶剑英的广东普通话,那就很难听懂。而李先念的湖北红安话,差点令施燕华出洋相。张维为说。

    一次,李先念在接待外宾时,说到了日本。他的口音里,日和二的读音相近。施燕华当时刚刚看过内部放映的日本电影《山本五十六》,以为二本也是个日本政治家或者军事家的名字。但是听着听着,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的是日本。

    即便是邓小平的四川普通话施燕华认为已是非常好懂的了,也不免有听力盲点:在四川话里,四、十不分,因此在邓小平讲到这两个数字时,施燕华一般用猜。如果我觉得是四,就说着四,同时伸出四个指头,如果不对,他就会说不对,是十。

    张维为也有过类似的尴尬。邓小平一次会见外宾时说到失误这个词。由于发音类似十五,整个句子的意思连不上,张维为一时愣了。坐在一旁的时任外交部部长的吴学谦是张维为的上海老乡,忙用上海口音的普通话告诉他是失误,这才让他反应过来。

    而第三代领导集体上任后,口音已经不再是翻译们的难题,但新问题也随之而来。

    朱彤曾做过江泽民、李鹏的随行翻译,李鹏担任国务院总理时,每每谈到三峡工程,其中涉及的发电量常常用千瓦作为计量单位,而国际通用单位则是兆瓦。朱彤就常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这道心算题,换算成兆瓦计数后,再译成英文。

    另一次,李鹏和外宾谈到中国的棉花产量时,使用万担作为单位。这次,朱彤可不像换算千瓦那样游刃有余了,而李鹏看看愣住了的朱彤,提起笔自己换算了起来。朱彤的同事张建敏还因为翻译中的不准确,被严谨的朱镕基抢白。那是朱镕基在新加坡演讲后回答听众提问时,有人向朱镕基反映在中国打官司时遇到的困难,朱镕基回答:你反映的问题,我会告诉法院,由他们处理。张建敏将此句译为I will instruct the Supreme People's Court to handle it,话音未落,就被朱镕基纠正:I cannot instruct the court.They are independent 。

   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赌场发布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做中央领导翻译的趣事:有的不用翻译

    关键词: